学术研究和学生工作

2020-11-16 04:01

2013年,有媒体报道《白岩松:爱读闲书 不做高考第一名》:儿子中考成绩一出,白岩松松了一口气,不仅因为儿子“考得好”,更在于“没考得太好”。中考前,他和孩子开过一个玩笑,“你要是考上了北京最好的高中,我跟你急。”

本科毕业,向昊天成功申请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金融学博士项目。当年,这个向来以一流的培养水平与开放的学术氛围闻名全球的商学院,当年该项目在全球范围内只录取了6名学生,向昊天是当中的唯一一名本科生。文艺突出 曾为北大台大交流营召集人

2014年,沃顿商学院在全球招收6个博士研究生,其余5个都是研究生,只有向昊天是本科,这打破了先例。

向昊天,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初2007级、高2010级学生,5年前,这位四川男孩夺得全省第一,4年后,他再一次改写历史,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

2012年开始,有一种论断逐渐发酵:“两院院士和长江学者,当时来讲还没有发现高考第一名他们的名字踪影,他们在中学的时候学习成绩是很优秀的,是顶尖的人才了,但是走到社会以后的话,好像他们离普通人的期望相差比较远。”第一名必须与顶尖人才画上等号吗?有人说,这其实是个悖论。近年来四川文理科第一名发展情况如何?华西都市报记者进行了追踪。

在经过我们此次调查之后发现,多数第一名都在朝着自己的兴趣和目标前进,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依旧那么优秀,人生道路依旧那么精彩。如果细细思量背后的原因,不难看出,促使他们成为曾经的“第一名”的那些“能力和素质”,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支撑着人生持续前行。

16日,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了在近几年内培养出6个省第一名的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副校长李俊,他说:“第一名就等于学术拔尖是悖论,他们中有很多优秀的,在世界各地各个领域发展。在进入大学后,第一名与非第一名得到的教学机会都是一样的,在公平的基础上,他们做好了的自己。谁独独给了他们那样多的负担?不管是不是第一名都应该承担起学术、创新的责任。这,不能仅仅责怪于第一名。”

除了学术研究之外,学生工作也是向昊天多彩大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向昊天在大二的暑假,被一篇名为《法律与金融》的学术巨作吸引,著作宏大的主题和严谨的论述,让他对学术产生了兴趣。

不到一周,2015年高考的成绩就要出炉。每年,各省的文理“第一名”都备受关注,他们的学习经验被学弟学妹们传播,他们的成长经历被众人称颂。每一年的“第一名”光环环绕,站在聚光灯的中心,身上是所有人艳羡的目光,所有行为被无限放大。

向昊天说:“我认为做研究和办活动是有相通之处的。最基本的一点在于为‘大家’考虑,即‘代表性参与者’怎么想。无论市场研究者还是活动筹办者,都不能拍脑袋,要尊重客观规律。”

第一名里是否真的没有顶尖人才?未来的行业中是否会有近年刚入校学子的身影?“到了大学,大家享受一样的教育,第一名并没有戴着过多的光环,我们在初期就被包围了,也被夸大、误解了。我们都希望做好自己。”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高考第一名说。

前云南教育厅厅长罗崇敏也统计了:我们云南改革开放30多年来高考第一名有64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他们在该领域里面成为领军人物,或者是创新型的人才。我们凭一张试卷来评价一个学生12年的学习成绩,评价一个学生的综合素质,这显然是不公平、不科学、不合理的。

在北大刊物中刊登的一篇名为《我们的榜样》的文章中,记述了向昊天在北大应用经济系教授龚六堂和宾大教授jere behrman的指导下,独立完成有关高等教育对国家间收入差距影响的实证研究。

16日,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到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副校长李俊,他向记者讲述了向昊天近况。

大一暑假,向昊天被选为第十届“北京大学-台湾大学两岸菁英交流营”的总召集人。大二凭借出众的组织能力,他当选为光华管理学院学生会文艺部部长。大三,他担任光华管理学院团委学生副书记和北京大学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院系咨询委员会委员。“学术研究”和“学生工作”,被向昊天无缝兼顾。

“某省第一名退学”、“没有第一名在院士之列”、“后续发展不强”等字眼频频出现在新闻当中,好像这个群体似乎也被挂上了那样一个标签。可是,又有谁能是永远的“第一名”。即便不是“第一名”又能怎样?